热舞网  >  娱乐头条  >  正文

专访欧豪:比电影脸更重要的是,你要有一张会说故事的脸

搜狐娱乐讯 (哈麦/文 马森/图 小明/视频)多年前从《快乐男声》以歌手身份走红的欧豪,如今已经全面被电影圈接受,成了那一波90后小鲜肉里为数不多的扎扎实实的电影咖。

经历了《左耳》、《在世界中心呼唤爱》、《少年》、《建军大业》、《青禾男高》、《悟空传》、《妖猫传》这些作品后,欧豪在2019年迎来了他的爆发年和丰收年,一连有《烈火英雄》、《铤而走险》、《中国机长》、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、《八佰》五部电影陆续和观众见面,全都是暑期档和国庆档的大热门。

正于8月30日上映的《铤而走险》中,他跳脱开以往的阳光男孩形象,演一个人狠话不多的暴戾杀手,角色散发出来的特别气质让人眼前一亮,让你觉得欧豪是可塑的和有演技的。

而他本人,也一直是有心奔着这个方向努力的。“你是个演员,如果你只有流量,你的表演是不合格的,我觉得这样好像也不太好。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起码的标准就是你得会演戏。我一直都在努力地去追求,去成为一个合格的演员。”

“反派可能演起来会更爽一些”

搜狐娱乐:你是什么机缘接了《铤而走险》这部戏?感觉你演的这个杀手蛮有特点的。

欧毫:之前也说过,想尝试一次反派角色。我的想法是,我希望自己能够多去尝试不同的电影类型,不同的角色,看看自己的可能性到底在哪儿,多在片场学习各种不同角色的表演经验。

刚好有《铤而走险》这部戏就找到了,我觉得这个角色特别有意思,就是比较多面性,人狠话不多,像你说的挺有人物特点。但是除了狠的那一面,又有跟哥哥这个感情线,柔情的那一块也有。所以我觉得是个不错的角色。

搜狐娱乐:你为什么有那么强烈的想法想演一个反派?

欧毫:我觉得跟之前演的角色反差会更大一些。反派可能会体现地更极致一些,有更多的空间,可能演起来会更爽一些,我是这么觉得,一开始。

搜狐娱乐:你之前看电影,会对那些反派角色比较有感情吗?

欧毫:也看角色,我觉得很多角色是特别片面化的,坏人他就是一个坏人,彻头彻底的一个坏人。但我觉得人其实很多时候不是非黑即白的,有一些坏人可能也有他心里的柔软之处,他有他的难言之隐。

我们开始更多探讨的是,夏西跟夏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这一路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?逼着他们去做铤而走险的事情,最后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搜狐娱乐:他之前怎么样,是剧本里就有很完整的交待吗?

欧毫:其实没有,靠我们自己想象,跟导演聊,去给他设定一个前史。因为篇幅的关系,没有办法去展现那么多。

这个角色难的地方就在于,他台词很少,可能也就不超过十句,很多是需要靠眼神跟状态、具体动作、面部表情去表达这个人物的内心,所以这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。

搜狐娱乐:你们有没有想过给这个人物完全不设计台词,更极致一些?

欧毫:就越少越好,我觉得夏西是一个特别孤僻的人,因为从小父母就不在了,由哥哥带大,这样的小孩很多时候是不愿意表达。我觉得他从小可能经常被人欺负,就把他逼到没办法的地步的时候,可能做出一些反抗,做了一些错事,然后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“把她们打哭了之后,我心里特别特别愧疚”

搜狐娱乐:跟哥哥两兄弟的关系有点畸形和变态,又有温情,这种复杂的心理过程,你是怎么去体会的?

欧毫:他们就是走了一条比较极端的路子,不能回头的路子,所以叫铤而走险。这样的设定也反应出他们这一代比较边缘的人的一种生活状态,一种心理。其实也让大家看到,希望有所反思。

所以很多时候人的选择很重要。夏涛在里面说了一句台词,说有钱才是人,夏西肯定是认同的,因为他有那样的经历。但是对于本人,我肯定不认同的。因为很多时候没必要那么极端,可以有很简单的美好。

但是既然夏涛跟夏西他们选择了这一条路,那你就必须要对你的选择付出代价,去承受这个结果。这个也是会给大家带来一些思考的问题。

像你说这个人物关系,我觉得是比较另类的一个存在,我也觉得这是比较变态的人物关系,但是我觉得对于夏涛跟夏西,别人也不用去理解他们,他们也不需要别人去理解他们,他们就是为自己而活。

搜狐娱乐:这个角色身上有很暴戾的感觉,很有冲击感,你在演的时候是怎么去拿捏的?

欧毫:我觉得他这个人物的坏,很多时候不用刻意地去体现,因为他做的事情已经是比较残忍的,比较极端的。比如哥哥死后他的状态很重要,包括前期不说话的时候,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,他那种状态。

我希望他是个人,而不是一个道具的感觉。所以这方面就需要下点工夫,我前期会去跟导演聊这个人物的前史,我会通过现实生活中对于罪犯的一些视频采访去观察他们的想法,去找这个人物的感觉。

很多时候我觉得感受更重要,你也得靠你的想象力,你去感受他的内心。也不定每个角色都是真实存在的,每个角色都需要去体验这样的生活,很多时候也需要演员发挥自己的想象力,对于这个角色注入一些情感,让大家去相信这个人物是真实存在的。如果我演一个角色大家都不信的话,那也没什么可聊的,那就失败了。

搜狐娱乐:戏里有打女人的戏,摔小孩的戏,你演的时候是不是会有心里负担?

欧毫:肯定会有的。打鹏哥都会有心里负担,因为打得太多了。

把小孩也打,虽然是无意的,但是小孩哭的那时候你还是会觉得……我不管怎么样,即便再投入到角色里面,咱还是在现实生活中,还是要生活。

比如打女人,这种事情是我自己本身就特别不认可的,但那个角色你必须要去完成,把她们打哭了之后,我自己心里都特别特别愧疚。

我跟李梦拍一场戏,踹了她一脚,她坐在那地方哭了快20分钟,太疼了,她懵了,导致她后来看到我,她有点害怕。我当时看着她哭,我就觉得特别抱歉,特别不好意思,一边跟她说对不起。这也是拍戏给你带来一些感受,正常生活中你从来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。

搜狐娱乐:拍的时候会纠结吗?

欧毫:不会纠结,就是拍完之后会去道歉。因为大家都是很成熟的演员,都知道这是我们的工作。演员真的很多时候并不是说上来摆一摆,怎么样就可以了,有时候真的是需要去承受一些风险。大家都非常明白,这是我们的工作。

如果我们看到这个戏的时候,你觉得你有疑问,前期你就应该说你做不了就不要接了,不要参与到其中。但大家决定要来的时候,都已经非常明白我们需要做什么,不应该在现场去纠结耽误别人的时间,这不是你作为一个演员该做的一个事情。当然我也会前期跟人家说对不起,拍完之后也跟人家道歉,当然也会愧疚,但是这就是我们的工作。

搜狐娱乐:这部片的动作戏观众看着也挺爽的,你拍的时候有哪些体验?

欧毫:动作戏挺难的,跟以往拍的动作戏还不太一样,很多时候大家是套招,用一些技术手段去完成。但这个我们想要一种比较真实的感觉,希望镜头能拍到每一个拳头打到肉的感觉,接触到的感觉,观众看了就觉得疼那种,所以演员会遭点罪。但更多是鹏哥,因为我跟他打的最多,鹏哥承受的痛苦会更多一些。也是一次吸收,我觉得,也得经历了,挺好。

“作为演员,起码的标准就是你得会演戏”

搜狐娱乐:很多观众觉得你这次的表演很惊艳,也觉得你蛮适合这种戏路的。你自己有觉得这部戏给你打开了一个新的方向吗?

欧毫:不觉得。我觉得好玩就行,包括以后也是,不会因为大家觉得这种适合你,就一直往这个。我是比较随性的一个人,新鲜感很重要,我不喜欢做重复的事情。但也可能以后遇到更有意思的,但同类型的角色我还是会演。但是我不希望是在一个类型一个角色上面走到死那种,我希望多尝试,多发现自己的可能性,我觉得这也是演戏比较有意思的地方。

搜狐娱乐:非科班出身的演员可能都会有一个不自信的阶段,你有经历这个阶段吗?

欧毫:当然会有,都会有不确定性,到现在依然会有。其实对于表演来说,你要对自己自信。但是很多时候对角色,不要存在那么大的肯定性我觉得。因为没有绝对性,没有你去用一种方式,或者是演出一个角色是每个人都认可的,你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觉得好。

所以就不断地需要去提升自己,需要有更高的理解。很多时候对于一个角色的饰演,是理解更重要一些,到底你理解的纬度有多大,传导给观众的思想是什么样的,这个就在于你越往上走的时候,越需要去思考的问题。

搜狐娱乐:你说的这种理解它是跟什么有关?

欧毫:各种,你对人的这种感情的理解,对生活的理解,小到对婚姻的理解,谈恋爱的理解,你工作的理解,各种理解其实都需要。

搜狐娱乐:那你觉得你演了这几年戏,自己对角色的把握比以前的纬度更宽了吗?

欧毫:我觉得稍微有进步一些,但还需要继续努力。

搜狐娱乐:可能影迷能看到明显的变化,你自己是比较谦虚吗?

欧毫:大家能感受到我是很开心的。但是真的,不能说谦虚,只是这真的是需要有不断地往前,不断去思考的这个内心。大家觉得有变化、有进步,还是会开心。但是永远要保持那样心态。因为每次都会遇到一个新的角色,就等于你要重新再开始。所以也谢谢大家的鼓励。

搜狐娱乐:观众把年轻的演员有些是往流量这边归,有些是往演技派这边归,把你是归为演技派这一边的。你会不会认可这个说法?

欧豪:如果从事这个工作的话,你是个演员,你只有流量,你的表演是不合格的,我觉得这样好像也不太好。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的起码的标准就是你得会演戏,就让观众看到你是一个会演戏的人。我一直都在努力地去追求,去成为一个合格的演员。

但是我并没有非要把自己归到怎么样,其实那是别人的评价,怎么样都行。把我归到任何一个,也不会影响我想努力拍好每一部戏的这个心。

确实我们作为年轻的新一代的演员,其实更应该去尊重表演,我们前辈的那种对于表演的执着,以及追求那种精神,是我们需要学习的。我们需要更好地去理解演员这个职业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。

搜狐娱乐:有个说法叫“电影脸”,就是觉得某一个演员就适合演电影,导演也喜欢用他来演电影,你怎么看这事儿?

欧毫:大家可能有时候是不是有一个熟悉,就你可能有那种习惯性的,你可能在某一个地方经常看见,所以会有这样的定义。但我觉得其实比电影脸更重要的是,你要有一张会说故事,会表达的脸。如果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我觉得你在哪儿都可以更好地去表达。

搜狐娱乐:关于电影和电视剧,你在这方面是怎么做选择的?

欧毫:我现在来看,是偏向于电影更多一些,但是电视剧也会拍,我觉得都是很好的领域。

“我比较随性一些,没有非要怎么样,跟着内心走”

搜狐娱乐:今年你的电影就有五部,《烈火英雄》、《铤而走险》、《中国机长》、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、《八佰》,会觉得这是你的一个阶段性的丰收吗?

欧毫:也是交成绩单的一个时候,需要到一个时间段,跟大家分享,去交流、去探讨。

其实我自己每次都会看以往的片子去回顾,去找一些……因为大家如果对你有一些意见的话,肯定是你某个地方做得不足够的,那其实真的是需要思考。而且我也没干别的,就一直在想这个事情怎么做,怎么能把它做好,所以就需要花时间。

也是到了一个跟大家去分享、去交流的一个时候,不管什么样的意见都可以,好的坏的各种都行,就是到这样一个时候了,我其实也挺期待的。

搜狐娱乐:有些演员连续拍了几部戏之后,会觉得太累了,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我要休息,我要输入点营养,才可能接着下一段。你是一种怎样的状态?

欧毫:我也会到有一定的时期会疲劳,我觉得有时候是需要稍微地停一停,然后让自己去体验一下生活,你才能有新的东西。你还是得让自己不断地成长,我有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感觉。但是如果碰到好的角色,或者是适合的角色,依然会去。

就是比较随性一些,没有非要怎么样。有时候看自己的内心,跟着内心走。你要觉得累了就歇一歇,去生活一下,然后再回来拍戏,可能会有更好的感受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热门美女热舞视频

最火娱乐头条

小编精选

最新电子竞技热点

热门影视资讯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